• 生娃日记(3) - [育儿]

    2008-12-04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weidaweida-logs/32128358.html

    《冰与火之歌》中瑟曦说:“女人的生命,九分脏乱,一分神奇。”接下来我就要说到很多非常非常脏乱的细节,希望大家做好心理准备。某些男士也不用看完得意洋洋地嘲笑我,你们也会有爱人迟早要面对这一切。

    当我走进待产室,我家猪头就被毫不留情地关在了大铁门外。早就听说海妇是可以陪产的,但那会儿我才知道,所谓“陪产”是指当你宫口全开,送进里面的产室之后,才能让你的一位家人进去陪产。在此之前,整个漫长的开宫口的痛苦过程,都只能你自己度过。于是我家猪头,虽然陪我在辅导班学了那么多如何给我按摩减轻疼痛的方法,却再无用武之地了。

    孤独无助且还没太睡醒的我,一边唯唯诺诺地换好拖鞋,一边问护士为啥引产要来得这么早。护士说:“等会儿上班要进产室的人就多了,到时候你们轮不上床位今天就引不上了!”不由得心里有点纳闷,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多人要生孩子啊?

    和我一起来引产的6床的产妇,也是昨天和我差不多同时住进来的。因为今天要提到她的次数比较多,这里就先叫她L吧。L和我一起被安排在了第一间待产室。这里的大小和外面比较小的双人病房差不多,也就是我们两张病床中间放一张小桌再就没有多大地方了。护士领我们进屋之后丢下一句:“把裤子和内裤都脱掉,垫子铺好上床躺着。”然后就走掉了,留下我们俩面面相觑。

    她……她的意思好像是说,让我们俩光着屁股躺到床上去?我们俩尴尬地互相笑笑,我转头看看床上,还好,有被子。于是我迅速脱好钻进被子,开始了我成年之后第一次光屁股一整天的经历~~~~

    等两个人都躺好了,我们俩就开始东拉西扯起来。L说她其实下个星期才到预产期,不过因为上次产检时发现她血压过高,怕再拖下去会出危险,所以就让她马上住院引产。这时我又想起我还没上厕所这件事来,L说哎呀,你这么一说我也想上厕所了。于是我们大喊大叫叫来了护士,问她我们要到哪里去上厕所。

    “你们不都拿了便盆了么,就用便盆上,上完了放在床边叫打扫卫生的阿姨来给你们倒。”护士说完急匆匆又出去了,临走还嘱咐一句:“两个小时至少要排一次尿啊!”

    在此说明一下,必须经常排尿是因为怕膀胱憋尿太多涨得太大会影响胎头下降,因为膀胱的位置就在胎头下面。护士说得很简单明了,可是我们俩就都犯了难了。且不说,当着另一个人的面,还要在便盆里尿尿……就说这个便盆的形状吧,一面高,一面低,一面宽,一面窄,我就看了半天,也没看明白它应该怎么用。我看了一眼L,她的表情很明显说出我的心声——要不,就先忍忍吧……

    这一忍不要紧,接下来就更麻烦了。大夫过来分别看了我们两个一圈之后,很快护士们就抱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来“捆人”了。我说“捆人”是因为,接下来我的右手腕插上了点滴,肚子上绑了两圈要做胎心监护。L更麻烦,左手上还捆了血压监控的仪器,鼻子上又插了吸氧管。

   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个隔壁床的产妇说她在待产室没法下床活动了。你想,要光着屁股满地走来走去,身上还插满针头导管和电线,而且还要不干扰胎心和宫缩的监测,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。。可就在这时,我们俩却越来越想上厕所了。是啊,这东西又不是忍一忍就能忍没了的~~而且人家还要求要多排尿哪!

    就在我们为此苦恼不堪的时候,打扫卫生的阿姨进来了。L马上鼓起勇气跟阿姨说:“阿姨你看,我们俩着急想上厕所,可是这个样子……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……”阿姨上下打量了我们两圈,然后顺手把门后装垃圾的大塑料桶拽了过来:“看你们俩下床费劲,就尿这里吧,完了我一块给你们倒了。”

    L看来是实在憋不住了,阿姨一走,她就为难地看看我说:“那……咱们就这么办吧!”然后拖着她身上那一堆各种各样的导管和电线,蹲到塑料桶上解决了。

    我看了看,这大塑料桶虽然……简陋……好歹形状和马桶还有那么几分相似……起码比那个我都不知道如何下屁股的便盆方便些……好吧,我也就这么办吧!

    就在我们俩都解决完之后,就听见门口有护士喊我的名字,我一看,原来是家里送的早饭到了。与此同时,医院的早餐也送来了,又给了我们一人一份。嗯,折腾了一早晨也饿得够呛,我们就光着屁股坐在刚解决完的塑料桶旁边,“有滋有味”地填饱了肚子~~~~~~~~~~

    话说~~

    所谓“引产”,其实是先给我们俩一人吊上一袋葡萄糖打着,然后按照医生开的剂量,给每个人的葡萄糖里面,加上半管催产素,慢慢地滴。

    我们就这样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看着点滴一点点滴下来,顺口胡扯地聊着天,肚子里始终都没什么感觉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耳边开始不时传来各种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喊:“天哪~~~~~~”“我受不了啦~~~~~~~~~~”“疼死啦~~~~”“我不生啦~~~~~~”

    L悠闲地说:“哎,你说真能有那么疼么?”

    我说:“不知道唉。”

    L说:“我总听别人说有多疼多疼的,我就想象不出来。那能是怎么个疼法呢?你说会不会跟痛经差不多?”

    我说:“不知道哎……”

    我们这样一直聊到吃完了上午加餐,又吃完了中午饭,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    L又说:“你说我们俩会不会今天打一整天点滴结果还是生不出来啊?”

    我说:“那怎么办啊?”

    L说:“那明天会不会让我们剖腹产啊?”

    我说:“不知道哎……”

    ……

    就在这时,L突然说:“哎哟,我肚子好像有点开始疼了。”

    过了半个小时,L又说:“哎哟,好像一阵一阵地疼了。”

    又过了十分钟,L又说:“哎哟,疼的间隔越来越短了。”

    再过几分钟,L开始大叫:“阿~~~~~~~~~~~~~疼死我拉~~~~~~~~~阿~~~~~~~~~~受不了啦~~~~~~~~”
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我赶紧喊:“大夫!大夫!快过来看看!!!”

    大夫过来了,给她一查:“宫口快开了。但是你这个血压有点危险,我给你推一针安定放松一下,你放心,很快就没事了。”

    然后又顺便给我一查:“宫颈还有点长,但已经变软了,别着急,今天不生明天也会生的。”

    ……我知道,我,我看来是要独自留在这里了……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怎么不会疼得大叫,不过海妇和怀妇真是完全相反那……我家的情况是:在待产室里等待宫口全开的时候可以陪着,一旦完全打开要生了就被轰出去了……
    我家那位不停的喊疼,毫不夸张的几乎有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的汗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,眼泪也是超巨大的水球一样的往下砸
  • ……真的会疼得大叫啊……你叫了咩?
  • ……阿土,你写blog竟然还搞【高潮时留悬念】这一套。
    回复黑人说:
    。。。我刚好写累了嘛!
    2008-12-04 16:11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