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生娃日记(4) - [育儿]

    2008-12-05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weidaweida-logs/32168054.html

    有人说竟然真的会疼得大叫……其实我以前也怀疑怎么会疼得大叫,L本来也很怀疑,但当她开口大叫之后我想我们俩都不再怀疑了。

    打了安定之后,L很快沉沉睡去,但也就睡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,等她醒过来,就叫得更厉害了。大夫又过来看了一眼,说:“看,怪不得你疼得这么厉害,开得真快,都已经快开三指了。你要不要打无痛分娩啊?”L赶紧死命点头,大夫于是去找麻醉师。

    L在一张她看都没看的纸上签了字之后,就继续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扭动着喊叫:“疼死了啊……怎么还不来啊……快点给我打啊……”全部汗湿了的长发乱七八糟地贴在脸上,两只手抠着床边的铁栏杆像要把它拽下来似的。只有在阵痛间歇的时候偶尔停下来咬住嘴唇喘喘气,样子十分吓人。

    这时我听见外面麻醉师正在和L的家人说:“这个条款的主要意思是……你不用往后翻,听我讲就可以……抓紧时间……”虽然我很能理解他们认为应该先把文件看清楚再签字的心情,但我想如果那时L在里面也听见这些对话,一定快要气炸了——我在这都快疼死了,你们还有闲心慢吞吞地!

    对L来说不知道是不是感觉过了有一百年那么长——其实对我来说也很漫长,要静静躺在那听一个女人撕心裂肺地叫喊也是件很困难的事——麻醉师终于赶来了。趁着L两次疼痛间隙比较清醒的时候,他让L翻身侧躺,后背对着他,然后弓起身抱紧膝盖,然后说:“下一次阵痛过去之后的间隙,你跟我说一声,我就把针给你打进去,你会觉得有点不舒服,但是绝对要保证一动都不许动,好不好?忍一下,然后你就不会痛了。”

    想到自己也可能要享受这样的待遇,我有点不敢看这个过程,不然轮到自己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更恐怖,于是就忙着在一边和猪头短信聊天。过了一会儿,听见麻醉师又说:“好了,我已经给你打完了,但是这个麻药会慢慢地发挥作用,你再稍微忍一会儿,我要去下一个那儿了。”说完走了出去。

    接下来她的喊叫声终于渐渐微弱,然后听到她说“好像真的好一点了。”没过多久,就见大夫又进来查她,然后说:“太好了,你就快全开了,别往下使劲啊,我们一会儿就送你进产室!”然后马上跑到对面房间去打电话:“快想想办法,我这里又全开了一个,里面还没有床位吗?”

    ……我不知道L有没有听到她其实已经宫口全开,却要因为床位不够只好等在这里的事实……后来我听猪头说,当时待产室里有五个产妇几乎同时宫口全开,医生和护士们忙得焦头烂额,一直在跑来跑去。如果不是人命关天,那场面其实挺好笑的……

    最后,L终于进去了。只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被送进产室的方式都如此简陋。两个护士一左一右搀扶着她,而她的下半身什么都没穿,屁股上鲜血淋漓,迈着近乎脱力的摇摇晃晃的步子,就这样走出我们的房间,大约也就是这样走进产室去了。之后就听到护士在门口叫她的家人进来陪产,然后便看到一位男士,好像穿了一身蓝色的不知道什么衣服——大约是经过消毒的一次性的什么服装——急匆匆地从我们房间门口经过,由一个护士领着向里面去。一边走,护士一边叮嘱他:“低头!不许往两边看!”是啊,两边房间里躺的都是光屁股女人呢。

    我依旧静静地躺在这里,已经换了第三袋葡萄糖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房间突然变得无比安静。虽然眼看着这过程如此痛苦,可我却忍不住有些羡慕L。好歹她的煎熬来得强烈却短暂,其实咬一咬牙也就过去了。

    大夫对我说,今天引产做到下午五点,如果还没动静,就回去,明天再来。就在差不多快到五点钟的时候,我又听到门口有护士喊L的家人,说是生了,是个女孩,六斤多一点。

    然后我便安静地穿起衣服回到了自己的病房。除了终于见红之外,没有任何进展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
    评论

  • 着急的说:你还继续写不啊……到关键时刻了……
  • 囧……
  • 你还真是艰难困苦的生产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