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生娃日记(5) - [育儿]

    2008-12-09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weidaweida-logs/32310390.html

    最近猪头给我下载了乐克乐克2,玩上瘾了,咳……说到哪儿了……

    垂头丧气地回到病房,看见给孩子准备的小床上已经铺好了被子和小衣服,只好郁闷地再给收了起来。隔壁床的产妇中午已经出院了,新住进来一个准备明天一早做剖腹产的。

    睡到半夜两点多钟,觉得肚子里有点隐隐作痛,满心欢喜地爬了起来。课上讲肚子疼的时候,扶着床边身体左右摇晃,有利于胎儿下降又可以缓解疼痛,于是我就悄悄爬下床,自己在地上晃来晃去。

    虽然很小声,还是把猪头吵醒了,可能他也睡得不踏实吧。问我:“有动静了?”

    “只是有一点疼,不过间隔时间很长,估计还早。”

    于是他也爬起来,怕影响隔壁床的人,就陪我出去到走廊里溜达。

    凌晨两三点钟,待产室门外还有人在守着,生孩子真不容易啊~~医院很小,走来走去都没有什么可逛的地方。肚子里仍然疼得十分和缓,完全没有突然加剧的意思。想想又怕今晚这样守着不睡,到明天生的时候反而没力气了,所以还是决定先回去睡下。

    转眼天亮,已经是9月18日了。这次我早早就起了床,收拾好一堆东西:垫子、便盆、手机、水杯、巧克力……等到护士一来,我提起东西就往外走,倒把护士吓了一跳:“哟,你还挺利索的。”我笑:“有经验了嘛~”

    这次和我一个房间的是早上才刚来住院的Z,看起来很年轻,也很活泼:“我刚办完住院手续,他们就让我进来了,其实我晚上才开始肚子疼,现在刚开一指尖。我听说啊,好像是今天来住院的人特别多,病房安排不开床位,所以就都给塞到待产室来了。我们家还认识这里的主任,结果都找不到床位住。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,还有人被塞到检查室去呢。”

    我羡慕地问:“你昨晚怎么就开始肚子疼的?见红了吗?”

    “有一点儿见红。我昨天上午去跟朋友吃饭啊,下午又去逛乐友,不是说要多走动嘛,可能是有点累着了,所以昨晚就有反应啦。”

    唉,为啥大家都一走路就生了,只有我没动静呢?我忧郁地抚摸着我这不听话的肚子。这时,家里的早餐送到了。因为记得说如果肠道里粪便太多生的时候也会很麻烦,所以我没敢吃太多,只喝了一罐子鲫鱼汤。准备住院的时候特地买了一个不锈钢的保温桶,还真挺派用场。Z看起来也有点饿了,问我:“我还没有床位,医院的早餐有我的份吗?”

    “应该有吧……不过这里的伙食很差,你还是让家人出去买的好。”我把我的手机递给她。很快,她的家人给她送来了手机和包子,在她的热情怂恿下,我也吃了一个包子。嗯,庆丰包子,怀孕的时候常吃,味道还不错。

    这时她的家人又来了电话,终于给她安排好病房了。她马上叫来大夫:“那我是不是可以先回病房去了?”大夫同意了:“那你等开到二指再过来吧。”

    于是我又送走了一个室友。

    来接替她的是一个看起来高高壮壮的产妇,N。N是妊娠期糖尿病,和我一样昨天就开始做引产了,可也一直没有动静。N远没有L和Z那么爱聊天,只简单回答过我的问题,就安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了。我无聊呀,只好不停地给猪头发短信。

    肚子从晚上开始就有点疼了,随着点滴一点点滴下来,疼的感觉也越来越鲜明。确实有点像痛经,据说这个有人是肚子疼,有人是腰疼,可是我感觉肚子和腰好像连在一起疼,而且随着每一次宫缩,就感觉到那种挤压的疼痛,渐渐变得有规律而且强烈起来。

    “我好像开始疼了,你呢?”我问N。

    “我也疼了。”她就回答得这么简单。

    到了大概隔两三分钟疼一次的时候,大夫过来给我们俩各查了一下,N已经开一指了,可我还是一点没开。

    “我是十分的想让你今天生下来啊!”大夫叹口气,对我说。

    “我也是十分的想今天生下来啊!”我无奈地说。

    疼痛间隔的时间越短,来临的时候就疼得越强烈。我开始渐渐体会到昨天L大叫时的感受。每一次宫缩就像有人在用力推挤你的肚子,而肚子里面却放了一块硬硬的大石头一样。我开始运用课上学的浅呼吸,急促地喘气,好像的确可以稍微缓解,但并没有太大的改善。这种疼并不像身体受伤时那种撕裂而畅快的疼痛,而是闷闷地,钝钝地,让人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得只想打滚,偏偏身上又捆了那么多东西,不能乱动。我不停地给猪头发短信,希望可以转移下注意力。想起其他人都疼得大叫,不知道如果叫出声来会不会觉得好一点,可我又觉得自己宫口都还没开就大喊大叫好像很丢脸,于是只好小声地哼哼。

    一阵疼痛过去的时候,我看见N还躺在那里,闭着眼睛,一动都不动,我好奇地问:“你不疼吗?”

    “疼。”

    她只说了这一个字,就又闭目养神去了。我猜她其实可能疼得很厉害,但却比我还能咬牙硬挺,真是佩服佩服。

    这会儿大夫又来了,查了我半天,估计是还没怎么开,看她的表情很郁闷。我更加郁闷,都这么疼了,怎么就是一点都不开呢?大夫又想了想,说:“你再疼的时候告诉我,我来摸摸看你宫缩的时候宫口能开多大。”

    于是等我疼得最厉害的时候,她又伸手进去。

    突然我感觉到一股舒服的热流,疼痛好像突然减轻了,我想:阿呀,破水了。

    然后又想:怎么还在流?

    怎么还在还在流?

    然后听大夫说:“没事,破水了,没事。”

    接着又说:“不过,你的羊水怎么是黄绿色的……”

    我心里一凉。

    大夫继续说:“没关系,我去问问主任,你别担心。”

    我马上想:完了,这下估计只能剖腹产了。

    此时,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担心和害怕,唯一的想法是:“这下我上有备分娩课的四百多块钱彻底白花了……还有那白白浪费的四个星期天啊!”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生孩子果然是个有声有“色”的过程,如果羊水轻度污染的话……
  • 好像就是黄绿色吧……不过偏黄色,我家的弄得病号服上全是黄色的水渍
    回复飞鸟说:
    见下面的回复,那你家的是不是也有点轻度羊水污染
    2008-12-10 09:36:28
  • ……不是黄绿色那本来应该是什么颜色?
    回复黑人说:
    应该是无色的吧,上课的时候说的
    2008-12-10 09:35:47
  • 咳乐克乐克2我也很上瘾

    但你还是要记着写!追连载很痛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