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生娃日记(9) - [育儿]

    2009-01-31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weidaweida-logs/34473947.html

    哈哈哈!

    你们一定以为这个系列早就写完了,其实完全没有!!!

    虽然我已经写完了我是如何把娃生出来的全过程……如果对于一个自然生产的产妇来说,主要的内容应该就已经结束了。比如我快出院那天才住进来那个隔壁床的产妇,她当天住院,当天生,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,唉,别提我有多羡慕她。可是对于像我这样的剖腹产产妇来说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。。所以你们很快就会知道,为什么说像我这样先自己生最后又改成剖腹产的情况是“受遍所有的罪”了。

    小孩被从手术室送出去之后,其实我又在手术室里呆了半天,因为要缝合伤口。剖腹产总共大概也就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其中70%以上的时间都是在缝合伤口,所以虽然小孩那么快就出来了,可距离手术结束还早着呢。

    于是我耐心地等啊等啊等,终于等到大夫把我肚子上的一切都搞定,然后又把我抬上了一张平板板硬硬的床,又挂了一些不知道什么点滴上去,接着在我怀里塞了一个瓶子说:“抱着!”然后就把我推了出去。

    这个时候我一边被往外推,一边浑身还在拼命地发抖,牙齿不停地撞在一起。一出手术室,就有一群我的亲人们上来围着我,可是我却没有注意她们都是谁,因为我一直在纳闷医生给我塞的那个瓶子是什么,它好像一直在漏水,滴滴答答地流在我的手上。我终于忍不住了,仰起头对旁边正推着我的护士说:“这……这个……怎……么这……湿……湿的……?”

    护士好像没听见,我只好以牙齿打架的状态下努力在问了一遍,她才哦了一声,拿起那个瓶子看了一眼,然后又塞到我怀里说:“抱好!”接着继续把我推到病房里去。

    我当然知道要抱好,可是你们也不能给我塞一个漏的瓶子啊!但是说实话我当时也不知道这瓶子究竟是什么东西,也许本来就应该是漏的呢?我郁闷地闭了嘴,心想护士八成以为我麻药打多了神智不清,所以懒得理我吧。只好先回病房再说。

    回到病房一看这叫一个乱……把我吓了一跳。原来我隔壁床的产妇要搬去这个区最好的单间,而另一个产妇要搬进来,而且她们都是连床一起搬的,所以屋里所有的东西都正被挪得乱七八糟中。话说这天搬进来的这个产妇,我就叫她R吧,之后真的和我相处了好几天,算是这次住院经历中和我打交道最多的一位产妇,接下来会细写。

    我要回病房,就先通知R的老公出去回避了,然后才把我推进去,然后让猪头和我妈妈一起把我搬到了病床上去。因为我当时是做完手术什么也没穿的,所以这个时候才开始穿衣服。话说双人间还是有些不方便的,这之后每天要冲洗啊什么的,对方的男性家属都必须回避。不过后来猪头倒是和R的老公同病相怜地熟稔起来,两个都是想要男孩却生了个女孩的父亲,动不动就在要求回避的时候携手跑到走廊的阳台那边去抽烟吹风,抒发郁闷的心情去了。猪头说幸好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是R,如果是哪家生了男孩的,他还不要郁闷得撞墙去。不过这个几率倒是很低的,因为据说我生孩子那天,整个海淀妇幼产三区生了二十多个孩子,总共只有一个还是两个男孩,其他全部都是女孩!!!早就听人说生男生女都是一拨一拨的,没想到会有这么夸张啊!

    然后这时我才仔细看了一下我怀里抱的东西,其实总共是一个瓶子和一个袋子。那个袋子……就是我的导尿管接下来的尿,要挂在床底下,接下来24小时我就要靠这个东西进行排泄,每隔几个小时别人要帮我去倒掉一次。然后这个瓶子,就是我的止痛泵,直接接在我的脊椎上。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瓶子,确定它本来不应该是漏的!于是只好又按铃叫来了麻醉师,检查的结果原来是瓶塞松掉了,他按了一下,就按紧了……原来就这么简单,好吧,可是我又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结构,怎么敢随便乱按哪。

    呃,接下来该说到月嫂的问题了。这个问题真的很复杂,可是我有点不太想去提这些事了,所以还是简单地说一下吧。月嫂是我几个月前就在海淀妇幼的前台服务那里约好了的,只要孩子一生下来就可以给他们打电话,当天月嫂就会开始上岗。可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月嫂,实在是很让我们失望。她大概四十多岁,穿着打扮倒是很入时,不像很多月嫂看起来土里土气的——虽然她们差不多都是从一个地方招来的。但是这个为人啊,实在是过分的精明用的不是地方。刚来第一天,因为我们的孩子还在重症监护,她就说要回家先睡一下午,晚上再来,说反正没她什么工作。我们都相信了,就让她回去了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孩子刚生出来第一天是最重要的,虽然小孩不在身边,但是她也应该开始给我按摩胸部,加速疏通乳腺和下奶。而且剖腹产的麻药影响会导致我脚后跟很不舒服,也应该早早开始按摩,要不然就会一直觉得麻木。我们都不知道有这些问题,但是她做为一个有经验的月嫂怎么能也不知道呢?就因为这样,直到现在我的脚后跟还经常不舒服,后来还是让猪头常常帮我按摩。而下奶的问题,我又花钱请了别人来做按摩,人家才告诉我们月嫂这些都该做的。她在这里呆了三四天,最后除了每天抱着小孩走来走去之外就什么也没怎么干过,还一副“你家小孩很不好带,我很累”的样子。幸好最后她也看到我们脸色不对,自己主动申请换人了。其实我妈妈很早就说觉得这个人太精明,说想换一个,我却觉得一上来就把人家赶走不太好,现在回想真是后悔。所以如果大家以后要找月嫂,相处前一两天一定要观察好,感觉不好就马上向公司要求换人。只要是比较好比较正规的公司,这方面都是很痛快的。反倒是如果一直觉得不好意思开口,最后吃亏的是自己。

    还好后来我们换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月嫂,就是后来的小赵,这样我们才知道,一个好的月嫂真的可以帮到你很多很多。如果不是小赵的帮忙,我很可能没办法坚持母乳喂养,还有后来生病的时候家里也不知要累成什么样。所以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月嫂只是帮手照顾小孩的保姆而已。这些我以后都会一一写到啦~恩,请期待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月嫂。。听起来好像在叫我一样:(
    回复霁月说:
    叫你的话我会叫月大妈的
    2009-02-02 22:18:10